珠寶店管理機構

碧璽之王 寶石史上的奇跡

還沒有哪次新寶石種的發現能教人如此身心激蕩。太過奇妙的色彩,太過奇缺的產量,如果礦源就此打住,那它就永遠只能是少數地質學家的標本,它的高價將不再有任何商業意義。一場大規模的尋寶就此展開,隨著相同顏色、成分的寶石陸續發現,于是便引發起一場珠寶界關于帕拉伊巴定義的巨大爭端!
早在古埃及文明的傳說里,它便是從地心通往太陽的一道彩虹。當地中海輕盈剔透的浪花孕育著古希臘文明時,它又幻化作普羅米修斯留在人間的火種。它擁有白晝里的陽光,也有暗夜里的火花。你可以用最溫柔美好的詩句形容它的柔美姿色,卻無法用語言描述它灼人心靈的能量。它是考驗人們智慧、勇氣和信念的寶石,在那個與它同名的產地——帕拉伊巴,再次讓世人對自然之美嘆為觀止!

它的發現者深信在那個黑暗崎嶇的礦脈里一定會有一抹無與倫比的美麗。8年艱辛開采路,在面市一周之內每克拉價格飛漲10倍的它,用最有力的事實成就了珠寶交易史上最濃墨重彩的奇跡。

ENZO 高級珠寶系列帕拉伊巴碧璽項鏈、戒指

在寶石王國從事地質工作是種“痛并快樂著”的生活,雖不至于因一念之差而天堂地獄,但幸與不幸卻也往往好比上帝的玩笑般尋常。更重要的是,信念的力量總在書寫著奇跡。

20世紀七十年代末,巴西帕拉伊巴聯邦大學的地質學家——馬庫斯· 阿馬拉爾(Marcus Amaral)曾在這片區域發現過一些顏色誘人的碧璽,但在多彩碧璽的王國里,這樣的偶然并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FancyCD 英國凡賽高級珠寶帕拉伊巴碧璽長款耳墜

1982年,當地的小礦主約瑟· 佩雷拉(Jose Pereira)在一個“鈮鉭鐵礦”中發現了一些特別的鐵礦石,它們偶爾會包含彩色的、糖粒似的小顆粒。猶豫再三,他還是把這些標本拿給了一個叫海特· 迪馬斯· 巴爾博薩的礦工看。巴爾博薩立刻被這些彩色“小糖!蔽×,他認為這分明預示著附近可能有寶石礦藏。于是經佩雷拉指引,巴爾博薩在那些工業用偉晶巖礦的廢石殘渣中,一遍遍尋找著寶石的蛛絲馬跡。幾經周折,終于將未來重點勘探的區域定位在一處已經廢棄的、很小的錳鉭鐵礦礦井。

那是1983年,于是,一支十幾人的勘探隊開始日復一日在這片碎巖里開鑿豎井和走廊。盡管巴爾博薩并不清楚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但他堅信這里一定有著無與倫比的寶石,卻從未想象這是一場漫漫無期的苦役。為了盡量減少錯漏并避免傷害可能發現的寶石,勘探隊的每個人都用最原始的小型手工工具,一錘一鑿地艱難工作著?删退忝刻旃ぷ魇畮讉小時,挖掘進度也是異常緩慢。將近六年,仍舊沒有什么實質性進展,支撐著所有人的巴爾博薩身心俱疲地病倒了。然而,他的信念從未動搖:“會的,一定會找到的!快了,就快了!”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寶Grenouille 系列戒指

又一個不抱希望的日子。突然,一道從未見過的彩光如閃電般射來。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顏色!是藍,但不是單純的藍,而更像一汪閃著粼粼波光的深邃而沉靜的藍色湖水!更加令人驚嘆的是,這石頭的藍光里好像還有霓虹!沒錯,是從沒有在其他寶石中見過的霓虹光彩!

Dior 迪奧高級珠寶Dear Dior 系列Organza Brode 帕拉伊巴戒指

實際上,1988年8月,它石破天驚的那天,巴爾博薩仍在病中。但甚至還未等到和巴爾博薩打個照面,這些珍寶就已開始被世人爭相追逐。幾個月后的美國圖桑珠寶展上,初來乍到的帕拉伊巴電光藍碧璽一亮相便引起了轟動,不到一周,售價由每克拉一二百美元飛漲到2000美元。而這僅僅是個開始,緊隨其后的是蜂擁而至帕拉伊巴尋找珍寶的人們。這個占地本就不過一戶民居大小的礦井在幾日之內被挖成了蜂窩。甚至那片長寬數百米高數十米的小山頭也被夷為平地。但珍寶的偶得又豈能這般容易?人們再也沒能從這里找到多少有價值的東西,更別提那種擁有夢幻藍色的優質新碧璽了。這人間的珍寶,仿佛在一夜之間就消失在了茫茫大地之上。

分享到:
在线看av